戏台子后的一瞬——王占欣戏曲油画作品展 2007-08-11
展期 : 2007-8-11 (星期六) -- 2007-8-31 (星期五)
展览时间 : 10:00 -- 18:00
地址 : 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3号楼103/208室(200060)
电话/传真 : 021-52527198/021-52527198
主页 :http://www.shunartdesign.com
艺术家 :展览   

戏台子后的一瞬——王占欣戏曲油画作品展
《霸王别姬》的结局,段小楼失态得叫出“姬子”……小楼终于成全了蝶衣,陪蝶衣演完这出人生大戏。但,是虞姬自尽还是蝶衣自尽?是人生如戏,还是戏如人生?
今天,从2007年8月11日至8月31日,熏依社画廊邀请中国戏曲学院教授王占欣来沪,在上海,首次展出她的戏曲油画作品展。不同与其他中国戏曲油画作品的是,王占欣运用她的特殊身份带给我们戏台后的人生瞬间。
王占欣在一九九三年考入中国戏曲学院学习,当时因为专攻舞台美术设计,很难真正体会到戏曲中的美。事隔十余年,在从中国艺术研究院油画研修班毕业后,王 占欣重新回到画架进行油画创作,戏台子后的那些“踌躇不前、默念静然、焦虑兴奋”都成为萦绕在她心中难以抹去的景象。王占欣的那些以她独特视角创作的油画 作品被中国戏曲学院、中国艺术研究、国内及美国、西班牙收藏家收藏,还曾多次接受中央电视台专访。其中,最具王占欣个人特点的其名为“候场,系列十五”的 作品还获得“中韩中画名家作品交流展”的银奖。
在当代,东风西渐,中国元素越来越受到世界青睐。电影,《卧虎藏龙》成为73届奥斯卡奖评选的黑马;服装,“上海滩 Shanghai Tang”成为全球中装第一品牌。而艺术,京剧作为中国国粹已经掀起对东方元素的新一轮崇拜。
放眼过去,关于京剧体裁的油画我们屡见不鲜,但多拘泥于台前,突显场上人物的威武,台下的人生却未道尽。王占欣的笔触多了一份朦胧梦幻,没有清晰得勾勒 出戏子们浓妆艳抹的姿态,而是模糊而轻柔得将戏台后的那些“疲态、无事、焦虑”用画笔定格在一瞬间。王占欣从2005年至今一直以“戏台幕后”为主题创作 了一系列作品,其独特的绘画视角,已经逾越了中国戏曲本身的东方意义。而是希望通过这些作品,反映一种“人生即是舞台”的生活哲理。在卸下虚伪面具之后, 哪个才是真正的个体。就如同演员与角色之间的转变,有些人入戏太深,或不忍离开夺目绚烂的舞台,而从此陷入戏中不能自拔。
人,人生,人生如戏,真与假的瞬间转化,在王占欣的画中。

自序

探索绘画语言 感悟戏剧人生

画画在我看来就是唱出心中的歌,说出最想说的话。艺术追求的不仅仅是视觉的冲击力,更应该是心灵的感动与震撼。画画是心有所感、情有所至、宣泄激情,同时又要求真诚和自然,如空气,似流水……
你要用心去感觉它、画它,这才是你自己。围绕自己的真情实感。让绘画风格自然而然地形成。
把自己最值得说的话提炼再提炼,反问自己这些东西存在的意义。因为艺术是感悟出来的,是思想碰撞的产物。
我一九九三年考入中国戏曲学院学习舞台美术设计。当时由于审美能力的局限,很难真正体会到戏曲中的美。街舞、流行音乐、美国大片和港台文化是我当时的兴 趣所在。事隔十余年,当我重新回到画架,进行油画创作时,戏曲艺术中的那种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和艺术特质如汩汩清泉萦绕心头。鲜明、独特、精美、凝炼而具 有高贵气质的艺术形式在我心中挥之不去。她的“美”感染着我。十余年潜移默化的影响和积淀是我绘画的源泉。表达戏曲这一题材成为我内心的愿望。

对传统或已有表达样式的突破:创新
创作最重要的是不同,即突显你自己,强调你与别人的不同。重复是没有意义的。学习和创造有绝对的差异,要追求不同与差异,就应在表现与别人的不同之前先 学习已有的相同。我们在学习前人经验的同时要有批判和创新精神。现有的表现戏曲题材的绘画作品中主要有三种表现形式:其一是正面再现戏曲情节,其二是画一 个戏曲的人物肖像,再就是表现演员化妆场面。而在我看来,再现戏曲情节或肖像完全可以通过摄影、摄像等手段来表现。当今绘画的功能已经转变,人们已不满足 于再现一个场景或一个人物。画画不一定是为“美”,也不是为“好”,而是为“不同”。学习他人是为了不同于他人。作为一个成熟的画家应寻找自我和突显自 我。

寻找兴趣点
幕后是我关注的焦点。我之所以选择幕后,是因为每当我走进后台就会油然而出的神秘感。与台前的高亮度形成强烈的对比,后台幽暗的光线形成的抽象几何形正 是我所寻求和探索的用于现代手法表现戏曲艺术的关键所在。人物和景物浑然一体,色彩艳丽的服饰、道具在神秘的光线下显得沉稳、华丽、凝重而浑厚,闪烁着金 子一样的光辉。我为此震撼,陶醉其中,深深地吸引至此。
演员上场前的状态是我的兴趣所在。台上有条不紊、有腔有韵的表演幕后则是一片混乱:换服装与盔头,演员的上场与下场。演员上场前的心理和情绪是非常复杂 的,既兴奋又紧张,既欣喜又焦虑。武戏演员在上场前还要伸伸筋骨,翻上几个跟头。无论是动态还是静态,也不管是演员还是工作人员,他们内心的复杂程度是一 般人很难体会到的。但他们此时的状态在我看来正是他们的魅力所在。此时才是真实的“自我”,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自我的存在和价值。演员台下上场前的瞬间恰恰 是其生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写照。演员在台上是在表演,或是在完成一个虚构的情节。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虚构的,是在演戏,是演员与剧中角色之间的转换。动与 静、张与驰,演员酸甜苦辣的演艺生涯尽显其中。
人生亦是如此。真和假有时只是一线之隔。我们展示给别人和愿意让人看到的往往是假的一面、虚伪的一面或是最美好的一面。他要照顾到时间、场合、和观众的 情绪,再去进行有目的的表演。人生即是舞台,我们每一个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扮演着“戏”中的角色。演员们在候场时的短暂瞬间是舞台角色和演员“真我”之间 转换的过渡和桥梁。无论是舞蹈前的静默还是演出前的紧张与不安,每个人都曾有过这种体验。我的画正是通过演员候场的场面引发人们对人生及其重大考验来临前 的思索。画面所传达出来的神秘感和写实中所具有的抽象因素正是我的绘画追求。

追求独特的表现形式
当代艺术标准已由技术型转化为思想型。绘画不再是对视觉各元素的机械记录,而是对表现对象的精神内涵和构成画面形式的整体把握,或者说是画面整体布局与结构安排的表现。单纯的“画好”和“画像”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当下对于艺术的追求。
在我的绘画中是坚持和肯定写实绘画的,在遵循写实手法的基础上在画面中寻找抽象因素。比如对投影的描述,并不单纯的表现投影,而是着意表现光影和抽象几 何形,把人和景串联起来看,追求色块与色块的构成。色域的表达是我画面的中心。忘掉局部的形和色,打破原有形的界限,来重组画面,不因形的存在而使色彩受 到束缚。我所追求的正是人和景物的融合,人物给周围的空间带来色彩,也因接受周围空间的色彩而更显得光彩夺目,使得色彩获得最大的自由度和表现性。
创作意识是所有作品的灵魂。优秀的作品中有闪光、夺目的东西,如画,要画出此人有别于他人之处。你是否找到了准确捕捉画中人物最值得表现和最有表现力的 地方,要全力以赴地把这一点画好。接踵而来的是,要寻找到恰当的绘画语言和形式感。你要用心去感觉它、画它,这才是你自己。故意做出来就是哗众取宠,我们 要紧紧围绕自己的真情实感,让风格自然而然地形成。

向大师学习
维米尔是荷兰黄金时代绘画的典范,是我所喜爱的画家。他从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寻找绘画题材,风格精确写实,构图极为严谨,画中感情含蓄而优美,流露出一股令人感动的宁静气氛。我为他的画而感动!
他把空间、光线和色彩加以整合、消化。这种整合来自于“情感和动作”强烈对比中的宁静。这正是我在幕后所感觉和切身体会到的情致和意蕴。
维米尔的作品显示出他是一位具有时代风格的画家,因为图解法在艺术史研究上占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从而使他的画作在美术史上占据了不可或缺的地位。
有相当多维米尔的作品具有寓言的意义。他画了很多少女或少妇收信、读信和写信的画。这些无疑是暗示着爱的鱼雁往返。同样,室内一、二人玩乐器,也传达了爱的弦外之音。
维米尔沿袭了古典绘画透视和空间处理方式,在我的绘画中着意削弱透视空间,追求色彩的对比和平面化。我吸收了他对光的整体处理方式。

此外,德加的幕后芭蕾舞女给以我很大启发。
当印象派画家自愿地局限于时间——光的瞬间当中时,德加捕捉却是运动的瞬间,是前面运动的结果。他已经准备好了下一个运动,让人们去猜想过去和未来。而自 己则联系于二者之间。另外,德加眼中的真实性又是很特别的:他考虑最大限度地表现生活,从真实中选择出以前从未观察到的方面。而唯一的目的在于进一步努力 使真实性从中显露出来。出于同一理由,他要求光亮与正常照明相反的效果,他研究剧院里成排角灯射出的光,从地面升起,使人影颠倒,改变脸形,并使得其生动 不同反响。他不想去发现大自然,即兴安排的大胆的美,而更钟爱由人类创造出来的美。人们从一幅画中呼吸到的空气与人们在画外呼吸到的空气是不同的。
我的画吸收了德加的独特视角,选择幕后作为描述对象,反映演员上场前的心理状态和无意识的动作。生动、自然、不加雕饰。不是为了刻画一个具体的肖像,也 不是为了反映一些细枝末节,而是力求给人一个全新的视角。强调由于司空见惯而被人忽视的平庸的场面。从瞬间里抓住真实,抓住人鲜活的一面。在我的画中对人 工舞台的喜爱要甚于阳光。表现舞台上形形色色的人和对人生的思索是我的创作追求。希望引发人们对人生的思考。从戏剧性的画面中重新感悟人生。
正如同大自然创造的杰作是人类一样,人类创作了油画这种抒情达意的表现形式,而这一形式将永远伴随着人类走向遥远的未来。
我爱唱歌,歌唱美好的心灵!
我更热爱绘画,用她去赞美伟大的生命之歌!

王占欣


等候和歇息——德加在中国的再生
19世紀的巴黎,德加在法国歌剧院长时间描绘着芭蕾舞台后的种种表情和芭蕾舞女的生活瞬间,为世人展现了一个真实的场景。舞台上我们看到的通常都是纯白 细挑轻盈的身影和舞姿。在德加的绘画作品里你能体会到的是台后歇场放松的心情,[等候出场]这个特别的[场]产生在观众和演员之间,适度的紧张感是一种台 后的享受。
偶然,这次我在巴黎下榻的宾馆房间里挂了两张德加的原画,歇场的长凳上置放着粉红色的舞鞋,旁边安坐了一个肩上搭着红色长褂的少女。她的眼前,还有个弯 下腰来休整鞋带的少女。你似乎还能听得见几个少女从楼上三三五五跑下来,时而不禁露出的年轻的嬉笑。这形成了德加作品的一个独特的构图,台后的喜怒与哀乐 表现得淋漓尽致。
几个月前,当我在中国戏曲学院占欣画室看到她整整一屋的绘画作品时,有一种兴奋不禁得萦绕全身,一时不能言语。强烈的蓝和红,台后的一个瞬间,那一束异 样的光彩都是我们在京剧舞台上无法观看到的异境界的准确[捕捉]。唯有画家台后长期的独到观察视角,才有机会形成画布上的精致和醒悟。有幸将她长时间积累 下来的作品群展现给上海及世界,是我无限的乐趣。我们在这里称她为[德加在中国的再生],应该不算是过讲。芭蕾与京剧,两个不同的时代和不同的舞台却演绎 出相同的[生活感悟]。
往往我们都视完美为日常生活中追求的最终目标所在,而事实生活中每一瞬间的[小小失误]往往让人感觉更可爱和平易近人,甚至于[性感]。台后的每一瞬正是这种生活中的破坏对完美的自我放纵和自我释放的过程所在。那是富有魅力的,那比完美更美更高! 台前的一分钟是由台后辛勤枯燥的长时间的修炼和失败支撑出来的。很多大千世界的辉煌场面都是如此。占欣作品的世界正是这些生活哲理深入人心的真实写照,它会给[你我他]的生活提示出一个另类的[领悟]。

Shun 2007年7月